二狗旺财

嗡班 扎尔萨埵萨玛呀 玛奴巴拉呀 班扎尔萨埵喋诺巴 地叉则桌美巴哇 速埵卡唷美巴哇 速波卡唷美巴哇 阿奴拉多美巴哇 萨尔哇悉地玛美扎呀擦 萨尔哇嘎尔玛速杂美 则当希央格热吽 哈哈哈哈霍 巴嘎问 萨尔哇达他嘎达 班杂玛美母杂 班扎巴哇 玛哈萨玛呀萨埵啊

记梦

暑假做的梦,比较长,设定也相对完整,整理了一下。

人有异能,但有异能的都和其他生物在一个地区内,有一点点血界的感觉。


组长(控制系能攻能防(贼牛逼)),我(类似情报组(带新人,幼儿园老师的感觉)),刘阳(误进的傻大个(感觉是主角)),还有一些队员A,B,C,D

完好的建筑不多,多数已是废墟,没有白天,只有夕阳和夜晚。


地区分为圈里和圈外(样子和甜甜圈差不多)多数人类和弱小的生物待在圈外(虽然混乱,但性命没有大问题)圈内是强大的生物和少数人类(有排行榜,越中心的人多厉害,混战,死伤很多)队里占据了一处居民楼,总基地不在这里。


刘阳被人带了进来,在楼内介绍的时候,那个人(带刘阳来的人)让刘阳上去(好像是房顶)看看,刘阳试了几次,都没有成功,队长抱着他上去的。


刘阳带着望远镜看了一圈,问,那是小吃街吗?第一家店铺的人为什么不露脸(歪着脖子头顶在柜台上,脸上盖着盆),队长看了一下让我带刘阳去看看。


我带刘阳去小吃街,第一家店铺的人已经死了,脸都粘在盆里,弄不出来,刘阳要继续逛逛,走到头(这里有一家店铺的狗冲我们叫,被主人喊回去了)就要出去,我说不行,那边危险,刘阳看见人形生物在那边抽烟,就过去了(梦里就想这就是主角光环),刘阳往前走,我在帘后面特着急的喊他,说你过去我就走了,刘阳犹豫一下就回来了,问我为什么,我说你想死我不拦你,出去在和你讲,然后告诉他,那边是圈里,多数是非人类......


【补充一些,小吃街店铺的人很多,有一个美艳风尘感特别重的老板娘,坐在柜台后面,抽着一根抽不完的细烟,旁边的店铺是卖人脑的一排排脑袋摆的整整齐齐,什么表情都有,头盖骨掀开斜搭在脑袋上,牌子上用特别俗气的字体写着“尊重人权,自然死亡”】


回到临时基地后,发现就剩队长了在了,坐在那里用悬浮玩石子(特装逼),队长说有任务,然后我们仨上车,开的贼快,后面还有人开车追,我坐在副驾驶一手抱着类似电脑的东西逼逼叨叨,一手紧拉把手,感觉像在做过山车,队长往后扔了什么东西就炸了两辆车,刘阳一直像个问题儿童欢乐多问来问去。


然后醒了。


记梦

早上11点才醒,然后又睡了一下午,做的梦,有些零碎,有空再整理


关键词:旅游团 酒店 消失的房间 奇怪的布局 不能搭话的人


记住的对话:


(姐妹,姐)“你看的见的就看得见,你看不见的就看不见”


(姐妹,妹)“姐姐要来和我们一起玩吗”


(姐妹,母)“不要和人说话”


(酒店服务生)“你不该往楼上走”


(油腻的电梯管理员)“你怎么进来的,赶快下去”


记住的设定:


96楼的电梯 下到40楼需要转方向


我从二楼到了七楼 谁带我上去的?


接触不到的一楼了


旅游团的人不见了


阴阳两面的酒店 我在那一面?


记梦

去医院拿药,遇到一个相熟的女主任,她很好看,满足了我对女性的幻想,在她办公室里交流了很长时间,她坐在办公桌后面,面前有个透明的茶杯,茶叶在水中旋转飘荡,我坐在一个没有靠背的椅子上,很累。


小护士敲门进来,说“又来了很多病人。”


主任带着我出去,我提出告别,她却让我留下。


病人有很多,病房已经挤不下了,加了很多床在走廊里,都是女性,裸着上半身,面朝下趴着,背后四列五排圆点连接着贴片。


主任给我两瓶药,一瓶透明的一瓶棕的,让我给一个病人涂,老年女性,头发花白,她脱下衣服,乳/房下垂干扁,我把透明的涂完后,开始涂棕色的,从最后一排开始涂,涂到第二个后,病人开始喊疼,我吓的住了手。


回头看主任,主任把我拉起来,病人还在喊疼,来了很多急救的医生,病人又说了一句好疼,然后一个抽搐就死了,急救的人马上就走了,过来两个男护士,用床单吧病人卷起来后就扛走了,路过我的时候其中一个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床单里卷着的死掉病人,胳膊突然掉了出来,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抬起头说“我好疼啊。”


主任一把拍掉那只手,示意护士赶紧抬走,接着抱住我,把我的脸按进她饱满的胸/部,在我耳边说“这和你无关,是她没有抗体。”


然后我就又回到了她的办公室,却忘记了,我为什么来医院,又为什么想不起来离开。


记梦

天空突然变黑,天上有个鸟人在闪闪发光,默默注视着下面。


后方的路在往下陷,前方的路灯还亮着。


一个人拉着我的手往前跑。


我问,你能跑过黑夜吗?


他说,我能带你跑过黑夜。


记梦

眯了一会做了一个梦。


不知道被一个什么东西追着满楼道跑,又死了好多人,慌不择路的跑进了屋子里,一回头发现它站在门口盯着我。


转身就扒窗户跳了下去,很高,它也跳了,我被挂在二十几层的铁架上,它经过我身边时,扭头看了我一眼,我视线追过去。


然后我看见它的脑袋在地上炸成了花,它的血水在水泥地上蔓延开


我就一直挂在铁架子上,仰望着天空,天很蓝很漂亮,云朵也很白,但黑色的乌鸦一直在我头顶徘徊。


记梦

回家的路上,有一个男人死在了黑色的轿车里,被人用刀砍死,车窗里都是喷射出的血液,他的手还在拍打车窗求救。


砍人的哪个人我认识,可旁边的居民楼里有人死死盯着我,我从车旁路过,假装不在意,却又向车里的人做了一个快跑的手势。


慢慢走进楼道后,就开始疯狂往楼上跑,发现门锁坏了,家里也没有人,然后回到二楼从后窗跳了出去,转身爬进另一个楼道,上了天台,发现整个居民楼下围满了人,有人进楼搜查,我只能又赶紧下去,钻进了垃圾道。


再之后就醒啦。


记梦

初中的时候做的梦,


很平常的一天,一推开家门发现门口吊这一个人,漆黑的眼睛死盯着你,是一个梳单马尾穿黑衣的姑娘,脸很白。


默认了她的存在(我为什么要默认啊),把门锁好。


她跟着我下楼,在马路上我说,我要去上学。


她不理我,上吊绳还在她脖子上。


上完课,回家的路上,我说,我要回家了,你走吧,她还不理我。


回家,她跟着进来了。


睡觉的时候,她把吊绳挂在我床边的天花板上,脚尖划过我枕边。


我问她,可不可以把头发扎上,你睡觉没有必要解开吧。


她还是不理我。


我逼逼着,那脚可以离我的脸远点吗,还有你把鞋脱哪里了?


然后醒了。


记梦

“放下武器你将被带入安全区”
“没有安全区了”